当前位置:主页 > 522666.com >

文章标题:中国六合彩 仕途“不顺”奔“钱途”的重庆厅官

发布时间: 2018-07-03

原标题:仕途“不顺”奔“钱途”的重庆厅官

在袁国圣当时的世界观、价值观中,金钱,是“仕途上升”的保障。

22日,重庆市纪委监委发布了重庆市潼南区政府原党组成员、副区长袁国圣案件警示录,题为《仕途“不顺”奔“钱途”》。

该份警示录还公布了袁国圣被“双开”的通报:经查,袁国圣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,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;违反生活纪律;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,违规办理虚假出生医学证明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。袁国圣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

在他的这份警示录中,带有一段袁国圣忏悔的视频。

“(违纪)应该是忘了初心吧。”他说,“忘了自己来自何方、应该到什么地方去。”

“工作以后,因为我来自农村嘛,当初也是比较质朴的、纯洁的一个青年,为了理想、为了父母的期望,在工作中也很上进、勤奋、敬业。因为工作比较勤奋,所以得到了组织的认可,也不断提到领导岗位去。”他在视频中说。

“工作以后,我也没有加强学习、没有进行自我锤炼,忘了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,渐渐迷失了自己,忘了我们的宗旨,把个人的利益看得太重,把个人的私心、个人的私念,凌驾于组织的要求之上,所以就一步一步的,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迷失了自己,迷失了人生的方向。”他说,“我想这是我今天走到这一步的根本原因,怪自己。”

据公开资料,袁国圣生于1970年10月,四川西充人,曾任重庆渝隆资产经营集团董事长、总经理,2013年起援藏3年,任西藏昌都市类乌齐县委常务副书记、常务副县长,2016年7月调回重庆,任九龙坡区副厅级干部,2016年11月任潼南区副区长,半年后,2017年6月,袁国圣落马。

“2017年6月14日,我被重庆市纪委宣布立案审查!那一刻,我的政治生命画上了句号!我的人生被彻底改写!我从一个副厅级党员领导干部沦为被审查对象,沦为人人不耻的腐败分子,沦为被人唾弃的犯罪分子!”22日公布的忏悔录中,袁国圣如此回忆被查当日的感受。

他自称,早年在渝隆资产经营集团工作时,曾提醒自己切莫腐败。

“刚到渝隆集团工作时,针对当时全国频发的交通厅厅长受贿案,我曾反复告诫自己,要以这些案件为鉴,切莫掉进‘交通厅厅长魔咒’之中,切莫在油多的地方滑倒,要战胜人性的弱点,把握住自己的底线,不要让渝隆集团成为我的滑铁卢!”他说道。

袁国圣在该集团任职的时间为2005年至2013年,曾长期担任董事长、总经理、党委书记。而据他自述,当初他是“带着情绪”去的:“当初组织上安排我到渝隆集团工作时,因为知道集团困难多、压力大,本不想去,去了也是带着情绪去工作。”

据公开资料,渝隆集团成立于2002年,为重庆市九龙坡区政府所属融资平台。在袁国圣到来后,该集团资产迅速扩大,从2005年的60亿,至2009年猛增至122亿。

重庆纪委对其此前的工作予以认可:他在渝隆集团担任党委书记、董事长期间,大刀阔斧进行改革,带领企业走出困境,成为在全国区级政府平台公司中发行10亿级债券的第一家;援藏工作期间,为当地争取到了大量的建设资金。

而袁国圣则自述,期间,他一直想要离开渝隆集团,并开始“怨恨组织不公”。

“后来要求离开集团的愿望没有得到满足时,乃至后来晋升副区长失败后,心里的天平开始失衡,认为老实人吃亏,怨恨组织‘不公’,为自己‘抱不平’,我逐渐不相信组织,觉得信组织不如信自己、信关系、信金钱,决定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‘谋出路’。”他在忏悔录中说,“认为既然升不了官,那就开始发财,人生必须拥有一头。”

在此期间,袁国圣开始收受钱财、红包礼金,“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进行权钱交易。”

2012年,袁国圣调离的愿望再次落空,为了升迁,他报名援藏。

“2012年区县换届时,我以为自己能稳操胜券,当上副区长,结果未能如愿,就对组织心生不满。”“为了获得厅局级干部级别,2013年,我报名援藏,当作了自己职务升迁的跳板。”

2013年7月,袁国圣援藏工作,到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(现昌都市)类乌齐县,任县委常务副书记,后兼任常务副县长,升任副厅。2016年回到重庆后,在重庆九龙坡区工作5个月后,当年11月调任潼南区副区长。

如愿以偿当上副区长后,袁国圣仍心怀不满。

“援藏回来后,组织安排我到潼南区任副区长。按理说,我应该感恩组织的培养和重用,但我不仅没有感激,反而心怀不满,认为自己刚从西藏边疆回来,又被安排到重庆的‘边疆’,每期发财玄机图114 第七次中欧经贸高层对话25日将举行,发出反对,援藏三年苦算白吃了。”他在忏悔录中说。

事实上,他口中的重庆“边疆”潼南区,位于重庆西北部,距离主城不到100公里。

不满之下,袁国圣刚刚到潼南区仅2个月,就收受了超过10万元的财物。

2017年1月,重庆市纪委开始查办袁国圣严重违纪案。纪委发现,该区有15名区管领导干部、1名企业负责人向袁国圣赠送了红包礼金,共计人民币8.3万元和20张价值共计2万元的提货卡。

据重庆市纪委通报,当时,该区15名干部分别以感谢关照、春节拜年、看病慰问等为由,在不同时间场合,向袁国圣赠送金额不等的红包礼金。此后,这15人分别被予以严重警告、行政记过、诫勉谈话、批评教育等处分。

在袁国圣当时的世界观、价值观中,金钱,是“仕途上升”的保障。

“我错误地认为,要在政治上更上层楼,必须要有雄厚的经济基础作保障,即使今后离开官场,也要及时利用手中权力积累雄厚的经济基础。”他在忏悔录中反思。

新京报记者许腾飞校对范锦春